观看记录 清空

    内地骚星明星性爱

    2020-01-05 16:39:56 制服明星 1851 阅读

    内地骚星明星性

      宋祖英并非徐娘之类的女人。她年纪只有三十左右,身穿一袭半透明的性感睡衣。暴露出来的部份雪白娇嫩,珠圆玉润。藏在衣服里面的双峰饱满,岭上双梅若隐若现。再看她一张俏脸,也是眉清目秀,好一副讨人喜欢的脸孔。我忍不住出声赞道:“你真是又年轻又漂亮哟!”宋祖英笑道:“我还算甚麽青春呀!替你开门的蒋勤勤才是青春玉女哩!,她是我贴身的菲佣,如果你对她有兴趣,你可以先和她玩玩,然后才和我玩呀!”

      我笑道:“我专程来赴约,乃是想和宋祖英你较量一下。应该是我们先来一场,等一下才轮到她才对呀!”

      “也好!随你喜欢吧!”宋祖英对蒋勤勤说道:“你来宽衣解带吧!”

      蒋勤勤听宋祖英一说,立即向我走过来。她伸出细白的嫩手,把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。我仔细看看这个宾妹,根本和假日在皇后像广场见到的那班宾妹截然不同。她天生丽质,细皮嫩肉白里泛红。眼大大,嘴细细,好一副讨人喜欢的模样。如果不是当着宋祖英的脸,我真的忍不住要即时调戏她一番。蒋勤勤把我身上的衣服脱得一件不留。当她脱下我的内裤时,还握着我那根粗硬的大阳具,望着我递来一个媚笑。接着,她也把宋祖英脱得一丝不挂。宋祖英的身材的确很美,那一对丰满的乳房.一双匀称的藕臂.两条曲线玲珑的粉腿。还有她那十指纤纤的手儿以及小巧玲珑的肉脚。无一不在向我散发着挑逗性的迷力。我又注意到宋祖英双腿交彙的地方,耻毛十分茂密。黑油油的一片,遮敝了阴道的入口。宋祖英吩咐蒋勤勤也脱光衣服侍候。蒋勤勤听话地在我面前把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脱下来。她本来穿得少,所以很快就脱得精赤溜光了。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付苗条的身材,蒋勤勤的乳房还没有完全发育饱满。只是两堆微微翘起的肉团。耻部光脱脱的,一根阴毛也没有。显然不及宋祖英那麽性感迷人。但是在蒋勤勤的肉体上却另外散发着一股清新的稚气。而且她一身皮肉特别娇嫩细腻,实在是一个上好的美人坯子。爲了不冷落宋祖英,我只对蒋勤勤稍加留意,就坐到宋祖英的身边。宋祖英也小鸟依人地靠在我怀里。我先抚摸她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,接着摸又向她的下体。我先抚摸她的大腿,然后摸到她的阴户,把她的阴毛摸得悉悉有声。我的手指探入宋祖英湿润的肉缝,觉里面早已春水泛滥了。便对她说道:“我们现在就做,好不好呢?”宋祖英点了点头。于是我立即下床站在地上,捉住宋祖英一对嫩脚高高地举起,当我把粗硬的大阳具向她挺过去上时,蒋勤勤却懂得捏着我的肉棍儿把龟头对準宋祖英小肉洞的入口,让我顺利地把肉棒塞入宋祖英湿润的阴道里。因爲她的分泌很多,所以我抽送时十分顺滑。又因爲她的肉洞其实十分紧窄,所以我那粗硬的大阳具一出一入时很有摩擦感。过了一会儿,宋祖英渐入佳境。她的嘴里“依依呜呜”地呻叫着。我受到她叫声的鼓励,更加落力地往她的肉体狂抽猛插。宋祖英终于被我玩得手脚冰凉,到达欲仙欲死的景界。而我也把粗硬的大阳具深深地插入宋祖英阴道的深处一泄如注。我退出宋祖英的肉体。蒋勤勤立即把宋祖英阴道口的溢出精液舔吮乾净,接着,又跪在我脚下,把我软下来的阳具含入她嘴里吮吸。我抚摸着她乌黑柔软的秀发,望着她清秀甜美的俏脸上,两片薄薄的嘴唇把我的龟头吞吞吐吐,心里觉得非常舒服和满足。肉棍儿也渐渐在她的小嘴里坚硬起来了。我问宋祖英道:“又硬了,还玩不玩呢?”

      宋祖英让我玩过之后,显得有的疲倦。她懒洋洋地依在床上,望着我说道:“你真是名不虚传。刚刚把我玩完,这麽快又擡起头来。我可是已经已经不行了。你要再玩,就玩蒋勤勤吧!她已经开苞过了,你放心玩她吧!”我望了望蒋勤勤,她刚才看过我和宋祖英性交。已经脸红眼湿,挑动了春心。但是她吮阳具很又技巧。于是,我先不即时进她的阴户,享受了一会儿蒋勤勤的口技之后,才开始正式和她性交。初时,我按照刚才玩宋祖英的方法,在床边玩“汉子推车”,因爲蒋勤勤的阴道非常紧窄,而这样的姿势比较方便进入。我双手握住蒋勤勤一对小巧玲珑的肉脚,望着我的肉棍儿在她光脱脱的肉洞里进进出出,倒是一件非常刺激的玩意儿。玩了后一会儿,我要蒋勤勤伏在床上,让从她后面插进去。蒋勤勤很听话,她的屁股翘得高高,让我粗硬的大阳具尽根插入她的阴道里。我的手就伸到蒋勤勤胸前摸捏她的乳房。

      因爲刚才已经在宋祖英身上快活过一次,所以我把蒋勤勤翻来覆去地抽送,把她玩得花容失色,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了,都仍然是持久不泄。蒋勤勤,要求用她的小嘴代替阴户和我口交。我顺了她的意思。但是,到了快要射精的时候,我还是插回蒋勤勤的阴道里,因爲我觉得她那迷人的小洞实在太好玩了。和蒋勤勤完事后,我到宋祖英的身边和她温存了一会儿。宋祖英握住我的阳具道:“你这里真行,日后我会再介绍一些不同品味的女孩子让你尝试的。”

      我笑道:“那就要先多谢你了!”我再三多谢了宋祖英,才告辞离开。

      几天后,宋祖英有个不收费的好介绍。这是一个偷吃的少妇,周迅。直接来我家里。是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妇,生得美丽又端庄,举止行动完全不像平时上门的应召女郎。周迅的脸红得好像煮熟的蟹壳,她低垂着头儿,不肯作声。几年来,我在肉林中打滚,除了那一对北妹姐妹花见面时已经被人剥得精赤溜光,而宋祖英有蒋勤勤替她宽衣解带。其余所遇上的女子都是向我自动解衣奉献。就连让我开苞的雪妮,也是把自己剥光猪让我夺取她的第一次。可是眼前的周迅,却纹丝不动地在我身边坐着。看来,要侵入她的肉体,只有我亲自爲她轻解罗裳了。我把手伸到周迅的酥胸,她不自然地把手儿捉住我的魔爪。但是,她并不能阻止我摸到她两堆温软的乳房。我把她的奶子摸捏了一会儿,周迅的身体便酥软了。她毫无撑拒地让我脱下上衣和乳罩,现出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。我一边舔吻她嫣红的乳尖,一边把她的裤子褪去。她的耻部高高地隆起,长着一小撮茸茸的细毛。我的手在她毛茸茸的部位轻轻抚摸着,逐渐移到粉红色的小阴唇,在湿润的肉蚌中找到一颗珍珠。我的手指轻轻地撩弄她那颗珍珠,周迅浑身颤动,小肉洞里涌出大量的汁水。我继续戏弄着,周迅终于忍受不住了,她肉紧地把我拥抱,嘴里“依依呜呜”地出声呻叫。我让她躺到床上,迅速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,趴到她身上,把粗硬的大阳具塞入她湿润的小肉洞。周迅一声尖叫,四肢向八爪鱼一样将我的身体紧紧缠住不放。我收腰挺腹,把粗硬的大阳具晚她的阴道里狂抽猛插。周迅终于被我玩得放软了手脚,浑身无力地任我爲所欲爲。我压在她身上,胸肌摩擦着她柔软的双乳,粗硬的肉棍儿不停地在她的小肉洞里深入浅出。当周迅四肢冰凉,到达欲仙欲死的景界时,我也将烫热的浆液喷入她的肉体。我滑下周迅的身体,和她侧身搂抱着,阳具仍然塞在她的肉洞里。周迅也亲热地依傍着我,小嘴儿向我递过来感激的香吻。我虽然玩过不少女人,却很少和她们接吻。因爲风尘女子虽然可以用口含客人的阳具,却多数不和客人嘴对嘴接吻。这次周迅主动地向我献吻,使我另有一种微妙的感觉。周迅暂时把我当作她的丈夫,我也好像是在和自己的心上人亲热。我们陶醉了好一会儿,才下床到浴室去沖洗。周迅让我占有过她的肉体之后,对我就不再像初见面时那麽拘紧了。她亲手替我沖洗阳具,把龟头翻洗得乾乾净净。我问她道:“你有没有和老公试过口交呢?”

      她点了点头说道:“是他要我这样做的。”“那你愿意爲我这样做吗?”我笑着问道。“愿意!因爲你刚才玩得我太舒服了,如果你喜欢,我现在就可以替你这样做!”周迅握住我的阳具说道。“色不迷人人自迷呀!你这麽漂亮,我那里能忍得手呀!”我的手指深深地挖入了周迅的阴道里,触摸她的子宫颈。周迅望着我娇媚地说道:“你又再逗我了!”我把周迅的娇躯抱回床上,周迅立即主动地我的阳具含入她的小嘴里吮吸得坚硬无比,我和她玩了好多种花式,周迅很听话地摆出种种性交的姿势,让我粗硬的大阳具以各种不同的角度入侵她的禁地。到要射精的时候,周迅还用小嘴含着我的龟头承接我的发泄,并把射在她嘴里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吞食了。我和周迅交颈而眠,她又和我接吻,我从周迅的小嘴里隐约地感觉到自己精液的气息。此后,周迅常常来和我幽会。一次,“我倒是可以和你玩的,但是我的同学还是个处女,她可能办不到。不如我和你玩得开心一点,而你就放过她,可以吗?”宋祖英向我抛了个媚眼儿说道。“你和我成了朋友,我当然会放过你的朋友啦!不过现在她还不能离开。”“你要她在这里看我们做爱呀!羞死她了!”宋祖英说着,已经把她的T恤脱下来,露出一对白嫩尖挺的乳房。”“其实,这次她也应该受到教驯,虽然我并不打算夺取她的处女,但是摸摸都不要紧吧!而且我也要提防她趁机逃跑,所以必须罚她脱光衣服留在这里。”

      “你要保证不强奸她才行!”我点了点头说道:“那当然,除了她自愿,否则我绝不会!”

      “周迅,没办法啦!你委曲一下吧!就听他的话做!其他的由我来应付!”宋祖英对周迅说了一句,接着就继续把她的牛仔裤也脱下来。只穿着一件三角裤,扑到我的怀里。我伸手去摸捏宋祖英的乳房,宋祖英吃吃地笑着,也把我制服上的钮扣一个一个地解开。一会儿,我的身上已经精赤溜光,双腿间的肉棍儿一柱擎天,好不怕人。周迅一眼见到,羞得把头扭转,粉颈低垂。宋祖英却毫不顾忌地把她握在手里。她把身上仅余的一件内裤脱去,叫我坐到交椅上,然后骑到她大腿上,以“坐马吞棍”的方式,把我粗硬的大阳具吞入她细毛茸茸的阴道里。我见到周迅仍然衣着整齐,便催促她脱衣服。宋祖英也说道:“周迅,你放心听她的话做吧!有我让他玩,他没有理由再搞你啦!”周迅只好慢慢地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。脱到只剩下一件内裤时,她再也不肯再脱了。她偷偷地望着正在性交的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。宋祖英背向着她,两办雪白肥嫩的屁股中间的一个肉洞正插进一条粗硬的肉棍儿。随着宋祖英的身体在我的怀抱里蠕动,那肉棍儿就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。平时,宋祖英就有对周迅讲起她和男同学一齐去露营,在帐篷里大被同眠的豔事,她把男女之间的性交形容得绘声绘色,活龙活现。现在见到她的阴道里插入了男人的阳具后,的确快活得如癡如醉。周迅突然间想到,如果那条东西现在是插入自己的身体里,不知会是什麽滋味。想到这里,本来已经涨红的脸蛋就发烧得更加利害了。自己的阴道里竟酥酥养养的,她忍不住用手去摸了一把。我舒舒服服享受着宋祖英温软的阴道壁给我的龟头带来快感,我的双手不停地在她一对竹笋型的乳房上游移着。我见到周迅在旁边看得浑身不自在,便出声叫她坐过来。周迅一走到我的身边,我立即腾出一支手摸到她的乳房上,周迅第一次被男人的手触摸自己的乳房,她像触电似的,浑身一阵酥麻。她完全失去了理智,毫无抵抗地任我的手由左乳摸到右乳,又由右乳摸向左乳。在她一对乳房反覆抚摸了一会儿,却突然摸到了她的三角地带,隔着底裤撩弄她的阴户。周迅刚才乳房被摸时,已经触动了少女的春心。此刻被男人直探要害,更加一发不可收拾。她的淫水不由自主地流出来,透出内裤,沾湿了我的手指。宋祖英已经自己玩得高潮叠起,她停止套弄,一屁股坐在我身上,让粗硬的大阳具深深插在她的阴道里。她望见周迅也被我调戏得脸红耳热。便说道:“周迅,你被他怎样搞,不汤不水的,一定难过死了。反正女人始终都要让男人玩的,不如趁现在这麽兴奋,让他替你开苞,痛痛快快地玩一场吧!”我也说道:“如果周迅也肯,以后就是们你们再来偷东西,我也诈看不见了!”周迅羞红了脸蛋,合着双眼没有回答。宋祖英从我身上站起立来。我随即把周迅抱在怀里,牵着她的手儿握住粗硬的大阳具。周迅这时简直像吃了迷魂药一样,放软着身子,任我摆布。她身上仅余的底裤很快就被脱下来,嫩白的娇躯一丝不挂。我把周迅赤裸裸地放到写字桌上,我让她的大腿举高,仔细地欣赏着她的阴户,周迅阴毛比宋祖英少一点,拨开清润的小阴唇,只见那阴道的入口果然是有块几个小孔的处女膜。我轻轻地揉了揉她的阴核,便有些汁水从小孔淌出来。我兴奋地想把粗硬的大阳具插进去,却见到龟头已经乾涩了。我望望宋祖英,立即心生一计,对她说道:“宋祖英,你让我插进去润润,比较不会弄痛周迅。”宋祖英笑了一笑,就伏在写字台。把一个雪白浑圆的大屁股翘起。我把粗硬的大阳具从她后面插入阴道里沾了些阴水,然后拔出来,向周迅的阴户缓缓插进去。周迅觉得她的下体慢慢被充实了,虽然一些少疼痛,但是新奇的快感远比疼痛来得刺激。她的阴道虽然酥麻了,但是仍然感觉到男人的肉棍儿在一进一出地抽送着。她的阴道正被我有节奏地填塞着。感觉上却是美不胜收。我本来有很出色的持久能力,但这这次却是第一次和处女性交,而且我刚才也和宋祖英经过一场交合。所以我渐渐兴奋起来。宋祖英一直在旁边观看着我把周迅玩得欲仙欲死,凭她的经验,她知道我就快射精了,便对我说道:“喂!你可不能在周迅的阴道里射精哟!她没有準备,你会害死她的!你要发泄的时候,就让我来承受好了。”

      我指了指周迅的身旁,宋祖英坐到桌上,向后仰躺,粉腿高擡,迎着我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销魂洞。周迅坐起来,望着我的肉棍儿在宋祖英的下体出出入入。她已经尝到了性交的滋味。因爲刚才的过程很自然,所以周迅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处女开苞时的痛苦,她只是享受到下体被粗硬的大阳具插入时的充实,以及龟头刮磨阴道的快感。其实周迅还没有享受够,但是她明白宋祖英的举动只是爲她着想,才挺身而出,去接受男人在她的肉体里射精。我猛烈地狂抽猛插几下,就把下半身紧紧贴在宋祖英的下体不动,但是我屁股的肌肉却剧烈地抽搐着。过了一会儿,我的阳具从宋祖英的小肉洞里拔出来,宋祖英的阴道口溢出一滴白色的精液。穿上衣服后,宋祖英对我笑道:“以后我们一定再来偷东西的,其实你也不必诈看不见啦!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如果再被你抓到,顶多也再给你玩一次!”“好!那我可要特别留意捉你们啦!”我笑着对周迅说道:“下次我可要往你的小洞里灌浆,你要做好準备工作才来哟!”

      周迅红着脸,拉着宋祖英匆匆离开了。和周迅交欢的日子里,最使我感到男女之间的亲热和情感。然而这样的机会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。而且也是一种危险的游戏。周迅走了之后,我仍然是依靠宋祖英旗下的女孩子解决性欲方面的问题。有一次,她打个电话来告诉我,本港一些玩家将在澳门举行一次盛大的粉红色聚会。入场每位一万大圆,但是你只要带我旗下一位小姐前去,就可以免费入场,在那里享尽无限温柔。”宋祖英的提议,我当然没有第二句话。当下,我由她指定一名叫着林志玲的女孩子,带着她搭船前往澳门赴会。因爲时间充足,我拣乘大船,其实目的在于可以先和林志玲亲热一下。林志玲也明白我的心思,一和我走进船上的房间,就主动脱得一丝不挂,走进浴室沖洗一番。我也把上格的卧铺折合,只留下格作爲一阵间的战场。林志玲出来,便向我投怀送抱。宋祖英旗下的女孩子都有一个公式,就是先口交,后性交。口出一次,做出一次。令到男人心满意足,认爲物有所值。林志玲这女孩子我并未试过,但是一试之下颇感满意,首先,她的口技一流,我被她吹.含.吮.吸了两个字时间,已经在她的小嘴里,一泄如注。林志玲衔着我的阳具不放,直到我又坚硬起来,才跨在我身上以“坐马吞棍”的花式,让我进入她的销魂小洞。林志玲的阴道很浅,我的龟头稍进入她的洞口,已经接触林志玲的子宫。林志玲很小心地套弄着,我见到自己的肉棍儿只有一半在她的阴道里插入。我有心戏弄她,就把正在摸捏她乳房的双手移到她两边的胳肢窝突然一搔。林志玲遭到我的突袭,顿时跌坐下来,粗硬的大阳具也整条钻入林志玲的阴道里。林志玲叫了一声“哎哟!”,娇声说道:“你想插死我,这麽坏呀!”我笑道:“只做一半,怎麽\可以呀!”

      “那你玩我吧!我忍着,让你整条插来啦!”林志玲从我身上站起来,躺到床上,嫩腿高高地举起来。

      我笑道:“不必了,船很快就到澳门了,我们搂住休息一会儿吧!”

      林志玲侧身躺在我的臂弯,我的阳具仍然有一半塞在她那温暖的小肉洞。到达目的地,原来是一座葡式的别墅。我把林志玲交给女知客,便有人招呼我进入大厅,只见客人差不多已经到齐了。这是一个宽阔的大厅,进门踏下几级半旋形的石阶,就是一个可容百人的圆厅。正面有一小小的舞台,一队三人的小乐队在演奏着软绵绵的音乐。舞台的旁边,一条弧型的楼梯直通二楼,楼上却只有微弱的灯光。一个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女郎招呼我入座,并端来了饮料。我好奇地望了望周围的人群,坐在我们这边的全部是清一色的男性,他们的身份可能都和我一样。坐在我们对面的却清一色的女性,全都穿着洁白的旗袍,燕瘦环肥,个个都如花似玉。我看中了一个大眼睛的小姐,她立即热情地和我搂着起舞。当音乐一曲既终,一曲又始时,我们又可以交换舞伴。但是我对这个大眼睛特别喜欢。所以每一次都是邀她跳舞。我望着她美丽的脸蛋,真想亲切地吻一吻她。半个锺头很快就过去了,音乐停下来,主持人又在台上出现。他宣布道:“各位来宾,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,请男仕们陪同你们所邀请的舞伴双双就座。”

      场面上一时乱了起来,很快又平静了。我搂住李玟占到了一个很好的位置,就在舞台前第一行的中间。我望望左右,许多男仕的手都放在舞伴的酥胸。有的甚至侵入她们的衣服里面,我也用手接触怀里娇娃的乳房,李玟并没有推拒,只是小声说道:“我没有她那麽大,是不是呢?”其实她的乳房并不比台上的舞娘小。我手心的直觉告诉我,她并没有戴奶罩。我轻触她微微翘起的奶头说道:“你要是脱去衣服,说不定比她还要大哩!”

      “你弄得人家养死了!”她扭动着腰肢说道。“是不是隔着衣服的原因呢?”我俏皮地问。“不知道!”

      李玟的手在自己的酥胸上一抹,把第二颗钮扣解开了。我好像得到她的默许,也把手伸入李玟的白袍里。她果然没有戴奶罩,一对饱满的房又滑又嫩,摸落十分受用。台下又“哗”然一声。原来表演女郎已经把她的三角裤也脱去,浑身上下一丝不了。她继续做出各种性感的动作。首先是舞腰擡腿,让观衆看清楚她小腹下那个重要部位的内容。我在前排看得特别清楚,她的阴毛和腋毛都很浓密,举手蹈脚之间,隐约可以见到嫣红的耻部嫩肉。她的双手像搂着一个透明的男人,她扭腰挺腹,像似把她的阴户向着一个隐形男人的阳具迎送。

      我悄悄问李玟道:“她的动作表示一些什麽呢?”李玟诈娇地用粉拳捶了我一下。说道:“明知故问!”

      我的手滑到李玟的大腿上。她并没有穿丝袜,细腻的肌肤滑不溜手。我见李玟没反对,就得寸进尺,迅速摸向她大腿的尽处。

      “哎哟!”

      李玟轻轻唤了一声,李玟的阴户已经给我摸个正着。原来里面是真空的一件内裤也没有穿。李玟没有阻止我抚摸她的阴户,只是在我耳边轻声解释道:“我们来到这里后,就沖凉换上制服,所以这里的女郎都只穿着一件高叉的旗袍。”这时,音乐停下来,有人擡出一个圆床似的物件安放在舞台上,主持人又走出来了,他说道:“诸位之中,有那位男仕够胆量的,可以上台和这位小姐造爱。”

      衆人静了一会儿,便有三位男仕陆续走上舞台,并脱下身上的衣物。我见他们都很精壮。心里有点儿怀疑他们是预先特约的舞男。不过也没有什麽理由可以确证,只见主持入和他们谈了一会儿,就退下去。音乐再度响起,表演女郎仰卧在圆床似的物件上。那东西开始慢慢转动,原来是一个活动转台。

      接着三位男仕轮流骑到表演女郎的身体上,把他们粗硬的大阳具插进她的阴道里抽送了二三十下,在那过程中,表演女郎嘴里不停地淫呼浪叫。然后,其中一个男人仰卧,表演女郎伏在她身上,把阴道套上他的阳具。另一个男人双手按在她浑圆的大白屁股,把阴茎塞进她的屁眼。还有一个男人扶着她的头,让她的小嘴含入他的龟头。我在舞伴的耳边问道:“你有没有亲身经曆过这样的场面呢?”

      “没有哇!你有兴趣,爲什麽不上去试试呢?”我把手指摸到她的屁眼,问道:“这里有没有试过呢?”

    友情链接




    RSS订阅  -  百度蜘蛛  -  谷歌地图  -  神马爬虫  -  搜狗蜘蛛  -  奇虎地图  -  必应爬虫

    © 2020 红袖小说网